BBruceyuan

我没想到我会误入相亲素材

提示

更好的阅读体验,请查看:「我没想到我会误入相亲素材」

上面公众号的版本至少错别字和句子通顺了很多。

背景

五月二十五日。

某损友推送来一公众号文,《北漂不易,回家种地》。我以为是这同学在抒发自己日常对北京的不满,没有任何在意(这就是新时代的羊来了)。

而我此时正沉迷于了解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简史,试图通过了解一些没有用的东西来缓解工作上的压力。贯彻我们日常不合逻辑的对话,我直接给他分享“移动互联网的黄金事件”。

接下来该朋友语出惊人,说给我介绍对象(这话可能已经说了有四五年了,但以前都是用一般将来式),我内心想,我是这样的人吗?我说,这行不通,我现在没有这个想法。经一番麻烦但本不必要的推脱,该朋友说又不是加了好友就要谈恋爱,下班后聊聊天打发一下无聊的时间啊。我心中暗想:“这说的好,比刷抖音有意思。”。遂在接近晚上12点的时候加上了崔同学的微信。

聊天

我曾今是一个在网络上话很少的人,我喜欢和现实中的朋友说话。这样能直接得到对方的反馈,而毕业后,我在网络上的话多了起来,但尝试一段时间的网络交流之后发现在网络上总是需要维护一个人设,这样实在是太累了。非常地容易前后不一致,因此我决定我要展示一个更加真实的我。防止线上线下的差距过大导致别人的反感。

「剧本杀」写作初显威风

近半年种种事件都让我开始更加相信命运的安排。我没想到话题的打开有这么容易,就像是有预谋的安排一下,我近些时间的活动出乎意料地可以和对方沾上边,随便一说话便轻松的建立起了联系。但这仅仅是没有任何营养的对话,“你曾经做过什么?我曾经做过什么”。这样的对话持续不了三十分钟便让我们进入了尴尬区。但适宜的表情包拯救了接下来的故事(只要伪装够好,大家都不尴尬)。

直到对方提出兴趣爱好的时候,话题才算被真正地打开。我提到的播客对方应该是完全的不感兴趣,毕竟Vlog博主能展现的东西更丰富(笑);而对方则向我推销了她写的剧本杀《猫的报恩》。(注意,这不是说玩剧本杀,而是她写的)这就让我非常震惊,我只想噗通直呼“牛逼”。原因是我在毕业后也对剧本杀产生了兴趣,自然会觉得写剧本杀是一件非常牛逼的事情。嗯,我对强者总是无比的崇拜,(当然躺平当一条咸鱼的人也很佩服,大家都是“废物”的感觉也很好,因为我只想躺着,hhhh)。自然想要去成为对方的朋友,而且她也喜欢用括号写注释(笑)。时间总是过得很快,打工人需要睡觉充电了,为建设美好的深圳提供新的电量[1]。

假设检验教我做人

早上醒来自然是很困的,冲澡洗漱一条龙。在去上班的路上看到一条微博里面的评论。

如果盒子里有好东西的成功概率很低,那即使开了一百个也没到可以拒绝原假设的程度。简单算了一下,如果成功概率小于2.95%,即使一百个空盒子也不能拒绝原假设。

这问题也太有趣了吧,没人会不想知道我们的人生能失败多少次吧。而这是可以通过假设检验证明的,但是我知识水平实在有限,对于数学问题自然是想不明白了。

实在是巧得很,中午吃完饭在讨论到专业问题的时候知道崔同学是学统计的。“啊,我这不是标准的统计问题吗?” 便非常顺理成章的提出了这道题。经过一番简单的教育,我自然是没有听懂,便想着把问题留到下班之后再看。

当天由于工作没有任何的进展,心情很不好。早早下班躺下看小说,把人生可以失败多少次这茬忘在一旁了(毕竟我都躺下了,管它可以失败几次)。也完全没有想和新认识的朋友聊天的想法,只是没想到对方主动问我,这题会做了吗?(哇,还能这样的吗?你要说这个,我可就不困了,拿出了电脑真的开始认真的学习了相关的知识)

鉴于对方教会了我「比率假设检验」,并成功指出了评论处的错误,“对于<=这种原假设,应该是用单尾而不用双尾,因此评论区中的拒绝域选取的其实是有问题的”。我心情非常的好。学到知识的感觉总是让人心里踏实点,我对对方的敬佩又多了一点。(会数学是真的厉害)

而后对方竟然试图让我解释倒排索引是什么,我又一次噗通跪地,这人真的爱学习。连程序员这么无聊的工作内容都会想要知道。毕竟是公务员,“可以不用为了找工作学习任何东西了。可以按照自己的兴趣肆意研究很多东西”。我被这种极端的凡尔赛所感动哭了。

接话能手

多年以后,崔同学将会想到自己拿胶卷观测日环食那个遥远的下午。

现在似乎非常流行百年孤独的句式。生活也确实处处存在魔幻现实主义。她开始提到伊坂幸太郎,我觉得会喜欢伊坂的都是好人(因为我觉得我是个好人,哈哈哈)。随后交流中提到岛田庄司、大山诚一郎的本格小说,社会派宫部美雪的《火车》等,全都是我看过或者加入了阅读清单里面的小说。(其实可以聊更多的,但是时间并不能允许)

不仅是读书,连隐晦的脱口秀梗也能听出来。跟着崔同学住乡下的梗,我引用了何广智在脱口秀里面的“注意保护野生动物的梗”被秒回。顺利地引出一通瞎扯淡话题。(内心佩服的五体投地,再次噗通跪地)

崔同学还与我讨论过关于朋友的事情,在提到绝交之时我更感伤渐行渐远的遗憾。这种话题也可着实伤感,仿佛两个失去了朋友的孤独的都市青年,我甚至想建议说:“我们可以录一期征集型的播客,像毛书记的情人节和清明节栏目一样,感觉肯定会很有意思”。(但我只是只懒狗,肯定不会去做的,就不丢这人了)

此外崔同学,各种表情、现实事情信手拈来,就算我无厘头说个雪糕的事情也能搭上两句话,让我不禁思考为什么这人什么都能接?

经过我努力的思考(其实就是看朋友圈,看视频号,看聊天记录),事情的真相只有一个,她是真的经历丰富,朋友众多~

见面

和没有见面过的异性朋友肯定会有很大的压力,毕竟对方也没见过我长什么样?实在是担心把对方吓着了(我实在是太害怕尴尬了)。因此当我在周五晚上收到第二天吃饭邀请的时候,吓得我大晚上的赶紧去找了一家理发店剪了个头发表示一下尊重。

时间过得很快,一觉醒来就到9点了,换上了新的剃须刀前前后后刮了N次胡子。看了一下自己衣柜里面单调的衣服,“精挑细选”了一套自己认为不至于吓到对方的衣服轻装上阵。

出门前一再提醒自己要带上一包纸巾,但坐上地铁的那一刻才想起来我的纸巾在研一的时候就已经用完了[2]。出了地铁之后赶紧跑去附近的711买了一包纸巾。

此时崔同学说自己已经到了,在取奶茶。我心里不禁想,是我太直男了吗?(误)看到路边一个特斯拉店,也没管商场东西区径直往特斯拉这边靠。崔同学说让我去饭店门口等着,我想着“你进商场肯定要过这个门,我就在门口等好了”。只是没想到事后发现自己走错了区,慌忙找到对的地方,发现对方已经在门口喝上了茶。

崔同学面带笑容打了招呼,穿了(可能是)她公众号里面提到的相亲战袍吧。整体非常的干净可爱。没有过多的交流便直接进入了餐厅选了一个靠角落的位置(这个好呀)点菜。我实在是不善于做点菜下单决定,两人一起敲定了几个常见菜之后便开始等待了。崔同学首先从果茶入手作为话题的切入点,后面发现交流着似乎并没有必要这么刻意,因此后面都是非常随意的交谈,所以我实在是想不清吃饭的时候说了什么,只是隐约想起说了中英口音、毛猫猫狗狗、艺术细胞基因表达之类的东西…

饭后又在餐桌上随意交谈了起来,大概可能聊了半个多小时吧,觉得再这么坐下去聊天有些尴尬,便提议去商场里面走一走。但是并没有任何的目的性,只是觉得可以根据周围环境的变化而聊不一样的东西,比如电影院可以询问看不看电影,在泡泡玛特店里可以说盲盒,乐高店可以说小时候的事情,看到大疆可以说Vlog的事情,走到华为店里便可以说拍照等,在小米的店里则可以吐槽一下我手机的垃圾信号…好在崔同学接话和提出话题的能力实在是太强了(估计是得益于对方丰富的生活经历吧),无论说什么东西都能快速地做出反应。对,就这样我们绕着商场走了两个多小时[3],来回转圈圈,直到双方都觉得尴尬没有话题了,崔同学提出要回家了。(很好,我早就不知道该说啥了)

不管你的目的如何,不管你的选择如何,不管你的行为如何,都会也一个结果。而这事件的大结局竟然显得有些荒诞

健哥说事

在做地铁回去的路上,看到健哥早上发微博说祝我相亲顺利,并引用了Chandler的经典独白,”以后我们盖个带车库的房子,让joey终老”。(啊,我没把这当相亲,想认识新的朋友。就咱也配?)

必然健哥会问我情况如何,从我的角度,感觉没啥很大很问题。双方非常正常的交流对话(看,什么叫做菜却信。就是人很菜还很自信的样子)。我对对方表示了高度地赞善,并表示客观上双方差距过大。

在晚上去网吧玩了一把游戏觉得没啥意思就像回去睡觉了,对于周末来说毕竟也算得起挺早。期间健哥撤回了个什么消息。至今也不知道撤回的是什么东西。但一个多小时后,我隐约猜测到他大概是想向我坦白他在拿我做实验。

小崔解密

崔:“你知道xj为啥把我推给你吗”
我:“这东西说出来岂不是很尴尬”
崔:“徐健给你推过一个公众号,你看了吗?”
我:“他给我推过太多东西了,我看看去”

(某健朋友在公众号看到有一个小姐姐在写相亲系列文章,刚好是他本科朋友的朋友,便想把我当做一条素材,看看我被写上去会如何)

我:“啊,我原来我是被朋友拿去做实验的”
我内心OS:“感觉要被公开鞭尸,要社死了”

看了崔同学的公众号之后,尽管内心非常的害怕被鞭尸,但是又非常的期待在别人的眼中自己是什么样的形象。因此甚至有些期待和前面一样的吐槽文,毕竟这次交流,我是抱着展示一个更真实的自己的想法说话以及行为表现的。一改往日舔狗的心态,平等待人,不知道就说不知道,不喜欢就说不喜欢。无厘头的话也无所谓。

此后更是饶有兴致地看完崔同学所有的公众号文章,我更加佩服了[4](主要是感觉很有意思,从我最近看《白非立》,《肖先成》这类文章就知道,我最近可实在太喜欢这种带有真实性的自传小说。怎么别人的生活这么精彩啊)。
你们的生活真有趣

而读完公众号文章后,能感觉到我的认知和她文中的性格是相差非常大的,才知道崔同学是一个内心戏很足的人吧(hahah)。强烈建议关注“零星半点儿”公众号,了解一个为了写公众号颤颤巍巍卖出试探性步伐的小姐姐。(其实不是)

=====
写到这里,应该所有的故事都明白了吧。

崔同学为了写公众号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即使面对我这样一个无知的肥宅,还要找话题接话,还要熬夜,还要买小说(开玩笑的,故意找关联),甚至还要做数学题(我觉得应该也是查了一些资料吧),还要请喝奶茶… 这一切都是为了一篇阅读量大约不会超过200的公众号文章。所以我关注了,你呢?

后记

原本五月发生了很多事情,崩坏的币市、进展缓慢的工作、和十年未见的朋友吃饭聊天、非凡哥来深圳带我买衣服、庆祝竹哥文章中了、LJ哥找我付费聊天、陌生网友微信发来的感谢、重新拾起的抖音…

但对我来说,这件事情已经荣升为我五月第一奇葩的事情了。让我这个五月变得生趣了一些。

最后的结局就是:我成了崔同学公众号的一名铁粉,我甚至作为一名粉丝进行了投稿。

写完这篇文章刚好是五月三十日,五月快过去了~

希望下个月也会有一些有趣的事情发生。

Reference

[1] https://zhuanlan.zhihu.com/p/61016879
[2] 这里说的纸巾指的是曾经我研一的时候,竹哥来我宿舍想用我的纸巾,我说这边的随便用,这边的是女生一块吃饭的时候用的。(总归也是没用上就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3] 第二天下午,我回想起了当初健哥、娄爷和我三人在一个商场里面看到一男一女在商场一直转啊转,似乎就是在相亲。但我们这只是朋友在聊天而已,不要误会了
[4] 和很多人说过,我喜欢写作中的真实感。比如出现熟知的地铁站名,5块钱一份的烤冷面等贴近生活的东西。


专题:

本文发表于 2021-05-30,最后修改于 2021-06-15。

本站永久域名bbruceyuan.github.io,也可搜索「 BBruceyuan 」找到我。

期待关注我的 知乎专栏微博 ,查看最近的文章和动态。


上一篇 « 香格里拉封闭培训的七天 下一篇 » 倒排索引原理与python实现

赞赏支持

谢谢支持~

i ali

支付宝

i wechat

微信

推荐阅读

Big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