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ruceyuan

我从没这么喜欢待在家里

2月5日

坐上杨老板的车的那一刻,感觉自己轻松了许多,所有的烦恼都留在了深圳。当然更多的是杨老板和XJ的热情感染了,很久没见面交流的人一点也没有陌生感。

从深圳到赣州距离算不得近,我们走的是武深高速,在路上一共行驶了8个小时。由于前一天晚上睡太晚了,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睡觉中度过的。而杨老板和XJ总能找到很多乐子,无论上在路上“飙车”、还是“看其他车上的妹子”,心态非常好。相较于我以往做火车回家,时间不仅过得欢乐,也过得很快。

约莫6点,我们就到了赣县。由于后期不顺路,我便自己打车回家了。唯一没想到的是,现在去乡下也很快就有人接单了。一共不到30分钟的车程,我没有说一句话。不是因为我不想和司机说话,而是因为我上车后他放得第一首歌就是许巍的《那一年》。(内心已经泪流满面的说不出话)

2月6日

回家之后我是感到如此的放松。大脑得到近一个月来前所未有地放空,睡眠质量如此之好,让我有点忘记了自己失眠是多么狼狈。

2月7日

在去赣州的公交车上,嘈杂的声音里面有一个小男孩的声音格外的吸引我。一个看着还很年轻的妈妈在教他背李清照的《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出。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当“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响起的时候,突然非常的怀念高中的日子。尽管当时并没有任何事情浮现在我大脑中,只是感觉以前很美好。

本以为会让我泪流满面的《心灵奇旅》竟然完全不符合我的期待,让我感动的不是成功的男主,而是22。

2月8-9日

头皮上长了毛囊炎,在医院花费了好多时间,每天还要涂药在头上,为此还理了一个及其短的头发。让本就很丑的脸更加雪上加霜。因此每天多了一个操作就是,我会在洗完澡之后我妈帮我涂药。在家由于烦恼少很多,和我妈聊天也更多了。

2月10日

L同学让我推荐电影来着,我回顾了好多自己看过的电影,发现自己喜欢的电影竟然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一方面,我非常喜欢讲述人内心黑暗的电影;一方面,我又为高雅温情的电影所吸引。(题外话:我果然是不会聊天,没救了)

由于推荐电影这件事让我有些不开心。当晚看了竹哥推荐的“喜剧”《平原上的夏洛克》,抱着喜剧的态度去看,却觉得更悲伤了。而今晚,我开始意识到,我是个会被很奇怪的点所吸引的人,正如当初看脱口秀,喜欢上大张伟就是因为他说自己会被一些很“无厘头”的东西戳中,而他也是这么做得。

2月11日

可能是因为天气的原因,今年的年味似乎有点沉闷,邻里来放鞭炮拜神的人都比以往少了。

今年我姐是在家里吃的年夜饭,嗯是的,已经很久没和我姐一块吃年夜饭了。我姐比我大六岁,也已经很久没和她聊天了。在我印象里只有在很小的时候才是无话不谈的,而后来她实在不想读书了,出去打工,加上本身不爱说话,双方经历也完全不一致,后面聊天越来越少了。因为我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我只能给外甥(女)买点东西的时候稍微说上几句话。(以后我试着多联系一下吧)

2月12日

正月初一,家里来了很多人,很热闹。今年我好喜欢热闹。我让自己去参加各种活动,去做各种不同的事情,但和大四想做各种不同事情不同的是:我只是不想在安静中想乱七八糟没用的东西而已,不如笑一笑。希望每一天都是开心的!

2月13日

今天本不是特殊的日子,21年2月13日,正月初二,大家还沉浸在过年的喜庆氛围中,可以说没有任何的特殊。

今晚和L同学聊天的时候,我说去了走亲戚了。当听到我没有去外婆家的时候,L同学说正月初一初二应该是去外婆家的。哦,对哦,本来应该是去外婆家的。

21年1月份,我毕业了,开始工作了。虽然工作不到20天,但是我觉得她能见到这一天,她一定会开心地说:“终于可以享福了!”

但是我再也见不到我外婆了,外婆在19年1月5日去世了。永远的离开了我。

我的记忆停留在了她去世那年的年纪,我一直以为2021年外婆应该是96岁了,而实际上如果按照老家过完新年加一岁的方式,今年应该是99岁了。

最近还是一直在听福禄寿,想到最初喜欢上这个乐队就是因为在乐队的夏天的一首《玉珍》。今晚再次听到的时候眼泪止不住往下流。不要再让我哭泣了,外婆一定不喜欢我哭。

我想和外婆聊天了。我很喜欢和外婆聊天,她总是能说很多话,说着重复的话。今天,我又想您了。

2月14日

外婆并没有来到我的梦里。我决定堵住我的耳朵,不听悲伤的声音;捂住眼睛,不看悲伤的事情,清空大脑,不想悲伤的事情。

尽管今天是情人节,但是到了晚上十点多我才给L同学发第一条消息。今天本来有个很有趣的时候可以分享的,今天有个原来想找我教他编程的高中小哥(在国外),突然来找我,说让帮他下单一份鲜花送到他女朋友那里。对于这种事情,我当然是非常乐意帮忙了。(看,是不是还是很无厘头,那一刻我突然都想有个可以送花的妹子,但健哥说我没有BGM。)

2月15日

今晚的星星真多、真亮!

是我前些天去房间太早没注意到吗?

2月16日

和富哥、杨老板、修吉、凯子一块吃饭玩了一趟,上一次好像是两年前。感觉今年大家的烦恼瞬间都多了起来,每个人都在烦恼各种各样的事情,大家都不是那么的开心。晚上在电竞酒店住的时候也都睡的好早,大家都熬不了夜了啊。

2月17日

城市的公交车有末班车,农村客运来的更早一些。比如去我家的公交车,最晚一趟是下午五点。而且由于原来农村客运出过车祸之后,已经不让超载了。只能按照座位,一人一座。

在我自己有很紧急的事情的情况[1]下,我选择了给别人让座。这种让座和地铁城市公交让座不同,是我需要下车等下一趟。中途到站的人可以等下一趟,而到终点站下车的那些人,如果没人让座,他们就回不了家。

解释:公交目的地有 A和B。AB两地相距很远。而去AB两地的公交都会经过我家,去A地的公交最晚一趟是4:30,去B的最晚一趟是5:00。

由于自己的事情也很重要。本来我是闭上了眼睛,不让悲伤的景象进入我的眼里。但是我忘记带上降噪耳机了,售票员向一对说话不利索的兄弟说,你们上一个,另一个就明天回吧。听到这个,我忍不住睁开眼睛看了一下,是一对中年的兄弟,看的出来应该是患有过疾病。我立刻提出要下车,但是此时他已经转过去多米了(也许听力也有问题,喊他没听到)。本以为这个事情就此了结,但此刻又出现了一个背着很多行李的大爷,肯定也是不会舍得打车回家的人。因为我选择了下车,让他们上车回家吧。(从某种意义上,我应该也算得上是个好人吧)

坐上下一趟公交,约莫5:30到家了。回到家中便有很多亲切感,就算自己闭着眼睛也能摸索出走的路。而明天我确实要出发去工作了,心中难免有些抵触感和不舍。

晚上也是平常的饭菜,今天早早地吃完饭了,如果是平时,我已经回去自己的房间了,但是今天我很想和我妈呆在一块,尽管是没有什么要说的,但是陪在我妈身边的时候自己却感觉很安心。这是我以前少有的感觉,以前我总是嫌弃我妈天天说我,很多东西都是天天重复说,但此刻我觉得好安心。(也许是我最近真的太烦了,想太多无意义的事情了,而家里是一种很安定的感觉,我此刻是多想在家多呆几天。)

2月18日

这也许是我最不想离开家的一次了。因为以后再也不会有寒暑假了。早上出门的时候想起来伊坂幸太郎的小说《余生皆假期》,只不过我剩下的人生不是暑假,而是工作,而且天天都有“作业”。

“不过人啊,一旦积攒了过多压力,就会想吃甜食。”

以前从没去过赣州汽车站,因此错误的估计了去赣州汽车站的时间。来太早了,因此去超市逛了逛买些东西,但是发现自己只想买甜食,曲奇奥利奥芒果干等。结账的时候又大顺手拿了一根巧乐兹,送进了9点钟的胃里。

做长途大巴是难受的,不仅是生理难受,各种外放的抖音快手声音让我心理上也很煎熬。以后我就算站六七个小时也不会再做这么久的长途大巴了。这十个小时的长途大巴把我半条命都消耗在了路上,剩下半条命也在各种情绪中消磨殆尽,等我到达房间躺下的时候已经只是一具行尸走肉的“尸体”了。

[1] 后续再写,目前不方便公开。


专题:

本文发表于 2021-02-19,最后修改于 2021-03-03。

本站永久域名bbruceyuan.github.io,也可搜索「 BBruceyuan 」找到我。

期待关注我的 知乎专栏微博 ,查看最近的文章和动态。


上一篇 « NER上分利器:实体边界重定位 下一篇 » 我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

赞赏支持

谢谢支持~

i ali

支付宝

i wechat

微信

推荐阅读

Big Image